<noframes id="dbhhj"><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sub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 論壇

    “時刻準備著”訪老兒童團長、工農劇社演員謝流賢

    分享到:
    2012年10月18日 19:21:14

    謝流賢和老伴手握著手在門前聊天。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近日,記者來到瑞金市武陽鎮凌田村下塘頭,尋訪蘇區時期的兒童團長、工農劇社演員、游擊隊員謝流賢時,被眼前的一幕所打動:93歲的謝流賢和老伴手握著手,坐在屋前的椅子上聊天。謝流賢講得很投入,年屆九旬的老伴笑得很開心。這場景,不正是《詩經》千古傳誦之名句的真實寫照嗎?

      “奶奶,謝爺爺好不好?你當初怎么選擇嫁給他???”記者問。老奶奶笑答:“哈哈,他好壞,騙我。當初他指著別人的房子說是他家的,結婚時才知道,他啊,窮得要死,什么都沒有。”“那你喜歡他什么?”“我們是自由戀愛結婚的,他是個好活潑的人,不僅有文化、會唱歌編戲,還當過紅軍!”

      

      93歲的謝流賢說共產兒童團的口號是:“準備著,時刻準備著!”

     ?。?、兄如父,供弟上學堂

      “放牛崽子真吃虧,三餐食飯打落尾;餿臭剩飯冇食飽,那邊東家又在催。” 對自己5歲開始當放牛娃的生活,謝流賢老人是這樣描述的。

      1918年3月,謝流賢出生于瑞金武陽凌田村一貧苦家庭。家中沒有田地,父親靠販賣米馃為生。在謝流賢出生前,世代單傳的父親已有一個18歲的兒子謝清賢,那是其病逝的前妻所生。

      4歲那年,謝流賢父母雙雙過世,少失怙恃的謝流賢和哥哥相依為命。哥哥謝清賢對同父異母的弟弟疼愛有加,靠給人做長工撫養弟弟。5歲的謝流賢很懂事,為減輕哥哥的負擔,他去給地主放牛,以換口飯吃。

      哥哥在給人家做長工時,吃夠了沒文化的苦,發誓一定要讓弟弟讀書。在謝流賢8歲那年,哥哥將他送進了學堂。

      謝流賢是個很聰明的孩子。12歲時,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瑞金東山學堂念初中??墒?,才讀了一年,他就沒法讀下去了,因為哥哥實在無能為力了。哥哥難過地對謝流賢說:“弟,這幾年讀書,哥已背了一身債。如今我實在供不起了,要不我們還是算了。”

     ?。?、輟學后,當上兒童團長

      “準備好了么?準備好為打倒地主老財的剝削擔當起我們的責任了么?時刻準備著,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將來的主人,必定是我們,我們都是共產兒童團……時刻準備著!”輟學回家的謝流賢,正趕上武陽區轟轟烈烈的“鬧紅”運動,他參加了村里的兒童團。

      他每天背著木刀,手拿紅纓槍,脖系紅布條,帶領紅小鬼唱著共產兒童團歌,為紅軍巡邏、站崗放哨;用竹筒裝上石灰水,在墻上書寫革命標語;到紅軍醫院、各個村慰問演唱;組織兒童學習文化、宣傳新思想和新風尚,反對封建迷信、吸食鴉片、賭博等舊惡習。

      在村民眼中,沒讀完初中的謝流賢可是一個有文化的秀才,再加上他對革命工作非常熱情,1931年秋,他被推選為當地兒童團的團長。

      當上兒童團團長后,謝流賢動了不少腦筋,不僅組織兒童團員積極響應黨的號召,宣傳擴紅,開展形式多樣的擁軍優屬活動,還組織了兒童團員扇子隊,在紅軍隊伍休息時,給紅軍戰士送水打扇。另外,還規定“少共星期六”義務勞動日,去幫助紅軍家屬做些力所能及的勞動,在整個武陽區都很有影響。

      同年10月后,兒童團還增加了定期下操的訓練內容。操練的項目主要是練散兵、集合、掩護、前進、攻擊、退卻及各種游戲體操。更有趣的是,紅軍還在村里設立了游戲場,經常召集紅小鬼們一起打球、踢毽子、滾鐵環、蕩秋千、捉迷藏等。

     ?。?、兒童節,馬刀舞獲獎

      “粉碎敵人大舉進攻!準備好了嗎?”“時刻準備著!”“做將來的社會主義的主人,準備好了嗎?”“時刻準備著!”1933年4月1日(當時的兒童節),令謝流賢終身難忘,因為他參加了中央蘇區共產兒童團大檢閱,和全蘇區300余名代表一起,在葉坪檢閱場高呼口號。

      當日上午8時,葉坪檢閱場被人群圍得水泄不通,會場內布置得熱烈而莊嚴。主席臺上方掛著“紅色兒童團結起來”的大彩旗,左右兩邊是 “學習共產主義”“世界主人翁”等彩聯與橫匾;場地中央停放著一架江西省兒童捐獻的“紅色兒童號”飛機和兩個30多斤重的大南瓜。謝流賢腳穿白布草鞋,胸系紅領帶,手握白木棍,精神抖擻地站立著,和參加檢閱的代表一起,排成一個五角星形狀的圖案。

      開幕典禮開始之前,各蘇區代表隊的兒童團員大顯身手,有唱歌的,有跳舞的,還有做游戲的,人聲鼎沸,歌聲嘹亮,贏得一陣陣的掌聲和喝彩聲。上午10時,大會總指揮宣布:“蘇區共產兒童團‘四一’大檢閱開始!”在激越的軍樂聲中,一面寫著“蘇區共產兒童團‘四一’大檢閱”大字的紅旗徐徐升起,全體兒童團員向紅旗敬禮。接著臨時中央政府、少共中央局、少先隊中央總隊部、紅軍學校等的代表分別致祝詞,大大地鼓舞人心。尤其是少共代表問“打倒帝國主義,準備好了嗎”時,全體兒童團員雷鳴般地齊聲回答:“時刻準備著!”“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準備好了嗎?”“時刻準備著!”這時,全場群情激奮,就像大海的浪濤一樣。后來,全體兒童團員高呼口號,高唱《共產兒童團大檢閱》歌,還合影留念。

      開幕式結束后,兒童團大檢閱開始。各隊在檢閱場上一字排開,一個隊一個隊地進行。先是軍事項目,有列隊、操練,然后是政治內容,發卷問答。兒童團員都十分認真,一絲不茍。接下去是唱歌和做游戲,只見福建上杭縣才溪兒童團的30多名團員齊唱《國際歌》,動作優美整齊,“英特耐雄納爾就一定要實現”的歌聲回蕩在會場上空。之后,還表演了趣味橫生的疊羅漢。

      經過5天的比賽,評判員宣布比賽結果,才溪兒童團獲得最多單項獎和總分第一。謝流賢的馬刀舞也獲得優勝獎,獎品是一個印有五角星的斗笠,他感到無比的自豪和光榮。

     ?。?、戰壕里,火線演出受傷

      “白軍士兵,都是工農;因受剝削,所以貧窮。為謀生計,出去當兵;拋棄家室,奔走東西。白軍官長,詭計滿胸;你們出力,他們得功。希望你們,別再做夢;快快覺悟,實行暴動。”1933年夏,多才多藝的兒童團長謝流賢,被調往位于沙洲壩賴屋的工農劇社總社。在這里,他通過系統的學習,編演水平得到很大的提升,經常跟隨劇團深入戰地演出,以喊口號、唱快板、說書、互相問答、演短劇等形式,鼓舞士氣,宣傳我軍的政策,揭露國民黨反動派的反動本質。

      那時,工農劇社總社的劇本取材新穎,針對性強,處處洋溢著飽滿的革命熱情和旺盛的革命斗志。謝流賢沒想到,文藝節目竟然也是有力的武器,而且,中央蘇區許多黨政干部也會親自參加演出。

      在戰地火線宣傳演出,是相當危險的。一次,謝流賢揮動著紅旗喊道:“紅軍萬萬歲,白軍冇一個!” “白軍兄弟過來當紅軍!”這時,一顆子彈擦著他的頭皮飛過,打在后面的石壁上。大家都說他命大,可他一點也沒覺得害怕。

      還有一次,謝流賢正在戰壕里對著白軍大聲唱快板:“拖槍過來,幫助工農;解放自己,解放群眾。紅軍里頭,待遇極公;吃穿發餉,官兵相同。自由平等,有始有終;歡迎你們,反水投紅!”“咻……”一顆流彈射來,穿過他的大腿。謝流賢應聲倒地,鮮血沾滿草鞋。

     ?。?、沙洲壩,唱歌送兄上前線

      “當兵就要當紅軍,處處工農來歡迎。打倒土豪分田地,要耕田來有田耕。當兵就要當紅軍,處處工農來歡迎。買辦豪紳反動派,殺他一個不留情。” 謝流賢傷好后,立刻隨團下鄉演出,宣傳擴紅、趕圩募捐,因為當時第五次反“圍剿”進入到關鍵時期,紅軍傷亡很多,擴紅工作量很大。

      有一天,謝流賢他們在沙洲壩七堡演出,巧遇來此搞調查的毛主席。毛主席背著一頂爛斗笠經過,看到他們在演出,也興致勃勃地坐在群眾當中,和大家一起看。演出結束后,他還表揚大家演得很好。謝流賢這群小演員深受鼓舞。

      1934年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在沙洲壩新建了一座能容納2000人的大禮堂,并在這里召開了第二次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會議期間,安排了七八次話劇、歌舞、活報和雜技晚會,這些都是由工農劇社和紅軍大學俱樂部聯合演出的。話劇主要是《松鼠》《烙痕》《武裝起來》《北寧路上的退兵》《活菩薩》等,此外,還有崔音波的提琴、海軍舞、快板、四部合唱輪唱的《工農兵代表會歌》,以及插秧、播種、收割、打禾、送糧、打球、追擊、肉搏等各種各樣表現生活題材的歌舞。

      其中有一次,謝流賢和演員們正在中央大禮堂演出,敵人飛機來了,大家立即撤進禮堂后面的防空洞里。有兩顆炸彈落在防空洞附近,上演了驚心動魄的一幕。

      謝流賢老人回憶說,“二蘇大”的每場演出,全體演職人員都極為嚴肅認真,舞臺、布景、服裝、道具、效果、燈光等都較完備。演出得到大會和首長們的嘉勉,毛主席還親自招待演員們吃飯。

      7月初,謝流賢又一次來到中央大禮堂演出,歡送剛剛擴紅參軍的新戰士上前線。其中,有一個戰士正是他相依為命的哥哥謝清賢。哥哥和其他新戰士戴著大紅花,坐在臺下看演出。謝流賢征得團長的同意后,專門為哥哥唱了一首《十送哥當紅軍》:“一送哥當紅軍,哥哥出門沒掛心;家庭觀念要打破,真心向外殺敵人。二送哥當紅軍,當了紅軍要安心;為著工農謀利益,革命成功轉家庭……”哥哥和許多新戰士都感動得流眼淚。

      謝流賢老人嘆息道:“我沒想到,那次是我第一次為哥哥唱歌,也是最后一次,因為哥哥在長征后不久就犧牲了!”

      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紅軍開始實施戰略大轉移。蘇區戲劇隊伍也分為兩部分,一部分隨軍西征,一部分留在閩贛邊、粵贛邊地區參加游擊戰爭。謝流賢在于都禾豐街進行最后一次演出后,趕往瑞金游擊隊報到。他白天跟隨隊長謝煜賢、謝仁福和指導員劉國珠一起躲山,晚上則找機會潛回各圩場寫“打倒蔣介石!”“打倒帝國主義!”“共產黨萬歲!”等標語。后來,白軍在雞公崠一帶燒山“圍剿”,游擊隊員中有50多人犧牲。謝流賢和其他幸存隊員一起,輾轉深山密林,過著野人般的游擊生活。(鐘同福 記者謝東琳 實習生徐晶晶)

      后記

      “1949年8月23日凌晨,頭戴紅五星帽的人民解放軍打回來了,瑞金解放了。政府安排我去學校教書,可我熱愛文藝事業,選擇了去劇團工作。1953年,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之后,我編演了許多作品,還多次在各級文藝會演中獲獎。”謝流賢說著,突然轉身回房。一會兒,他拿出一本紅色布面的日記本,給記者看:“這是我1958年11月參加江西省文藝創作會議時的獎品。我編寫的劇目,受到省領導的表揚。”

      在記者離開時,老人還在繼續翻著他的日記本,看著當年自己抄寫下的歌譜、臺詞,沉浸在紅色記憶中……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暗卫攻被肉到失禁各种play
    <noframes id="dbhhj"><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sub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