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dbhhj"><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sub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 論壇

    硝煙中走來的騎兵營長 訪長征老紅軍老黨員王汝申

    分享到:
    2015年07月14日 19:26:45

      從硝煙中走來的騎兵營長

      ——訪長征老紅軍、老黨員王汝申

      ○記者謝東琳

      

      回憶起往事,王汝申眼中泛著淚光。


      “王爺爺,您這氣色比2008年奧運會當‘祥云’火炬手時還好。”近日,記者在瑞金市郊老紅軍王汝申兒子家見到他時,為他的健康感到高興。97歲的王汝申眼不花、耳不聾,還能做些家務活。

      “說蘇區時的事啊,那我得好好想想。”他叫兒子王訓才點了一支煙給他,“我十幾年沒抽煙了,但我學會抽煙就是在紅一軍團當通信員的時候。自那以后,我就在戰火硝煙中度過了17年的革命生涯。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我只有一個愿望——為新中國貢獻我的一生。”

      裊裊煙霧升騰,穿過歲月的記憶,鋼鐵漢子王汝申尋覓著往事……

      新郎別妻上戰場

      1914年春,王汝申出生于瑞金縣最偏僻的下壩鄉(今瑞林鎮)里布村一佃農家。每到春荒時節,如何填飽肚子便成了家中的大問題。好在1932年5月紅軍來了, 成立了革命政權,打土豪分田地,王家才翻身做了土地的主人。7月,為武裝保衛蘇維埃,紅軍展開了轟轟烈烈的擴紅運動。王汝申積極響應,毅然告別了新婚妻子,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當時他才18歲。

      成為紅軍的王汝申,經訓練后編入了紅一軍團擔任通信員。

      “其實那個時候的通信員,就相當于一個傳令兵,隨時隨地候命,傳達上級對下級的各種命令。部隊生活雖然不是固定的一日三餐,但大米飯是每天都有的。”王汝申說,當時他正值長身體的時候,雖然有時胃里還缺些充實感,但那樣的生活已讓他很滿足了。每接到任務,王汝申都挎著鬼頭刀,身背小馬槍,在荊棘林中穿行,往返于前沿陣地與指揮所之間傳遞信息。

      1932年秋,王汝申跟隨部隊奔赴撫州樂安。當時,紅一軍團軍團長是林彪。王汝申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瘦和黑,但眼睛炯炯有神。紅一軍團在林彪的指揮下向樂安城發起主攻,激戰一天,并無突破。次日,紅軍團又聯合紅三、四軍團進行圍城猛攻。大部隊涌入城后直接進入巷戰。一架白軍飛機欲低飛轟炸,還沒發出聲響,就被紅軍的機槍一梭子給掃了下來。紅軍士氣大振,不到中午就大獲全勝。接著,紅軍又攻下宜黃城。之后,紅一軍團撤回寧都一帶進行休整。

      1933年1月,蔣介石調集重兵,對中央革命根據地進行“圍剿”。紅一軍團接臨時中央和蘇區中央局命令,殲滅滸灣之敵。紅軍在楓山埠附近與敵軍迎頭相撞,隨即沿公路兩側發起進攻。在敵軍的大炮轟炸與飛機掃射中,整個楓山埠硝煙彌漫,槍炮聲震耳欲聾,吶喊聲、廝殺聲驚天動地。林彪把軍團部搬到前沿陣地,直接指揮戰斗,全軍將士士氣大振。午后,又追敵至唐崗鋪,激戰兩個多小時,敵軍全線潰退,向撫州逃去。我軍勝利搶占滸灣。2月的寧都黃陂戰役,打得也非常激烈和漂亮,紅一軍團戰果累累,繳獲的戰利品花了一周時間才搬運完,還繳獲兩架敵機。

      6月,紅一方面軍整編為中央軍和東方軍,王汝申所在的中央軍回中央蘇區負責看守北大門。

      籃球比賽好盛行

      1933年8月1日前后,紅軍各部隊為紀念第一個八一建軍節,紛紛舉行體育比賽。

      8月6日至14日,紅一方面軍舉行了全軍首屆赤色體育運動大會。比賽項目分軍事、政治、文化、體育等方面共30余項。軍事項目有行軍、宿營、防空演習、連隊攻防、實彈射擊、跳越障礙等;體育方面有100米、500米、跳高、跳遠、單杠、雙杠、足球、籃球等。朱德總司令和周恩來總政委出席了閉幕式,向獲獎者頒發了獎旗、獎章和獎品。

      王汝申參加的比賽項目有好幾個,但最喜歡的是當時最盛行的籃球賽。

      蘇區物質條件非常艱苦,在體育方面,根本沒有經費去購買籃球和修建正規的籃球場地。大家只好想些辦法,因陋就簡,因地制宜,自力更生,自行設計開辟籃球場地和自制籃球?;@球場就是將附近的一塊地整平,用竹子編兩個圈綁在兩根竹竿或木樁上,埋在合乎球場規定尺寸的兩端。

      當時籃球比賽非常盛行,不但成立有少共中央籃球隊、國家保衛局籃球隊、中央政府籃球隊、少共中央娃娃籃球隊等,少共中央與馬克思共產主義學校的青年婦女也成立了女子籃球隊。記得還有過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一天,紅軍學校的籃球場被圍得水泄不通,王汝申用力擠前一看,原來是在進行男女對抗籃球賽。紅校青年隊是幾個弱小的男子,而女子隊個個體格健壯。圍觀群眾都捧腹大笑:“小男子隊怎樣打得過這班女子隊噢!”

      “在那艱苦的革命戰爭年代,中央蘇區十分重視體育教育,注重通過體育運動喚起、組織、武裝群眾。特別是通過體育競賽,來增強蘇區軍民體質,提高軍事戰斗力。雖然當時條件困難,設備簡陋,但蘇區體育運動搞得轟轟烈烈。我們都很喜歡看朱德總司令代表的甲隊與五軍團董振堂軍團長所在乙隊進行的籃球表演賽,特別過癮。朱總司令的精湛球藝,場上緊張激烈和龍騰虎躍的競爭場面,不時引起觀眾熱烈的掌聲。在陜甘寧邊區時,我也跟朱德總司令一起打過籃球。” 王汝申回憶說。

      中央紅軍大轉移

      1934年4月,敵人集中兵力進攻廣昌。廣昌是中央蘇區的北大門,瑞金出現危機!敵機不斷襲擾紅軍陣地,哪里冒煙,就飛到哪里投彈掃射。從廣昌到瑞金之間到處是硝煙彌漫,隆隆的爆炸聲不絕于耳。紅一軍團奉命在廣昌一線固守,同敵軍進行了18天的血戰。之后,一直打到9月,戰斗從未間斷過。每次戰斗,紅軍都是在敵人飛機、大炮的瘋狂轟擊下與敵作戰,傷亡之慘重可想而知。高虎垴戰斗、萬年亭戰斗、驛前鎮戰斗等,每次戰斗,都是堡壘對堡壘,陣地對陣地。

      “9月底,我們紅一軍團從沙洲壩出發,走上西征路。我們和紅三軍團都是中央紅軍實行戰略轉移的先頭部隊,11月27日就突破敵人的第四道封鎖線,控制了湖南界首至覺山鋪間的渡河點,為后續大部隊通過湘江創造了有利條件。長征中的艱苦,現在的年輕人是無法想象的。血戰湘江、強渡烏江、攻占遵義、四渡赤水、奪取瀘定橋、攻占臘子口等戰斗,使得我們紅軍人數減少過半。我們日行軍速度一般都是80至100公里,非常辛苦。” 王汝申感嘆。

      敵人經常同時出動十幾架飛機,以3架為一組,低飛進行掃射轟炸。紅軍的簡易掩體根本經不住重磅炸彈轟炸,大量掩體被爆炸的氣浪摧毀,巨大的爆炸聲震得紅軍官兵耳鼓轟響,站都站不穩??找u結束緊接又是炮擊。呼嘯的炮彈雨點似的落在陣地上,來不及躲閃的戰士被炮彈炸得飛了起來,染血的草鞋、斷裂的槍支樹枝一次次騰空而起。炮聲過后,便是黑壓壓涌上來的敵步兵。

      當時紅軍十分缺乏彈藥,繳獲的尖頭子彈全部供機槍使用,步槍則盡量使用原來蘇區兵工廠自己制造的子彈。這些土造子彈威力有限,許多打不響,有的打出去不遠便自動跌落在地上,僅能起到些嚇唬作用。然而,就是這樣的子彈也數量有限。為節省彈藥,林彪戰前規定了各種槍的射擊距離。而警衛排使用最多的,就是揮動大刀進行肉搏戰。每當全身濺滿鮮血,那血腥味會使人不停地干嘔。

      1935年6月,紅一軍團率先翻越海拔4900多米的雪山夾金山。夾金山被當地老百姓叫做神仙山,意思是只有神仙才能翻過大雪山。在翻越大雪山前,王汝申和戰友們被召集起來開會,要求每個人都帶足自己所需的干糧,保證自己的供給??墒澄镉邢?,且寒從腳起。那穿草鞋的雙腳冰冷冰涼;身上沒有厚衣可穿,只能沿途找些百姓的舊麻袋、皮口袋, 挖個袖窟窿裹在身上。令王汝申更惱火的是缺氧,需要不停地喘氣……飄飛的大雪,堅硬的冰雹,衣服凍成了冰筒,眉毛、胡子上結滿冰霜,腳凍得麻木了、紅腫了,還得咬牙默喊“要生存、要戰勝死亡”堅持爬,只有這樣才不會被凍死。很多戰士和傷病員經不住雨雪、寒風和冰雹襲擊,倒在雪地上就再也沒有起來……

      翻越五座大雪山后,又是過草地。草地的情景,令人怵目驚心。一望無邊,遍地是水草沼澤和淤黑腥臭的泥潭,根本沒有路。經常是霪雨霏霏,或是烈日與狂風暴雨一起交替出現。草地上總彌漫著陰森的濃霧,只有太陽升起后,才能看清飄浮著的一個個大大小小的草垛,草垛與草垛之間全是醬黑的沼澤,散發著惡臭。人和馬必須把腳踏在每叢草垛的根部,不然,一不小心陷入泥沼,就會被泥沼慢慢吞沒。就是這樣,還必須日行軍40至50公里。因為少于40公里,就很容易掉隊。此外,草地上還缺水斷糧。為了不被餓死,只要是能填肚子的東西,野草、皮帶、馬糞中未消化的谷物,不管是什么,戰友們都拿來吃。6天后,當王汝申和部分戰友奇跡般地走出沼澤地時,感覺如從地獄回到了天堂?;叵肫饋?,老人眼中閃爍著淚花:“紅軍過草地的犧牲最大。”

      1935年9月,臘子口戰斗中,在敵人的猛烈射擊中,王汝申英勇負傷。之后,部隊突破敵軍渭河封鎖線,翻越六盤山。10月中旬,紅一軍團到達陜北吳起鎮,先期結束了360多天的西征之路。

      騎馬揮刀殺日寇

      1937年,王汝申四喜臨門。一喜是他從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部警衛員升為騎兵營的排長;二喜是上級考慮到他參軍離家多年與家里失去聯系,批準他與從事后勤工作的一名女戰士結婚;三喜是他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四喜是愛妻不久后懷孕了。

      七七事變后,日軍大舉攻入中國內地,揚言3個月滅亡中國。一一五師師長林彪決定利用平型關的險要地形,給西進的日本侵略軍殲滅性的打擊。1937年9月26日晨,一一五師官兵冒雨埋伏在平型關公路兩側的山地上;王汝申所在騎兵營則抄后路,阻擊增援日軍。待日軍和大批輜重車輛全部進入一一五師設伏地域后,一枚紅綠兩色信號彈升上天空,震耳欲聾的槍炮聲便開始響徹山谷。日軍陣形頓時大亂,車撞車,人擠人,馬嘶人竄,火光閃閃,煙霧彌漫。騎兵營奮力阻擊日本援軍于靈丘以東。王汝申手握步槍飛馬向前,一槍一個。后來,他又帶領全排騎兵揮動大刀,與日寇進行近距離的白刃戰。同時還將敵汽車的輪胎砍破,令其癱瘓。經過一天激戰,平型關戰斗獲大捷。

      1938年,日本侵略軍侵占天津、北平后,十分猖獗,妄圖從山西渡黃河,一口吞掉陜甘寧邊區。在此期間,王汝申經歷了一段刻骨銘心的傷痛——在一次日寇的飛機轟炸中,他妻子和年幼的兒子不幸被當場炸死。

      在之后的抗戰過程中,王汝申總是一馬當先,拼命殺敵。一次,王汝申奉命伏擊日寇一支運輸部隊。他帶領全排鐵騎如一股狂飆掃向日軍。寒光閃爍中,騎兵排將100余名日寇全殲,繳獲近百匹好馬及大量的罐頭等食品。之后,在一次突圍戰中,他又帶領騎兵排消滅300余名“掃蕩”的日偽軍。

      1941年3月始,一一五師長期駐扎在山東莒南大店。英勇抗日的王汝申深受部隊領導的賞識及戰友們的欽佩,也很快得到提升,從騎兵團排長到連長,再到營長。不久后,上級領導還有意將他升為騎兵團長,但王汝申堅持不干。他對領導說,自己文化水平不太高,看地圖也并不十分內行,干個營長管個500人還行,一個團就不一樣了,1500多條生命呀,萬一有個閃失,自己哪能承擔得起那份責任。之后的3年間,王汝申征程萬里,屢經轉戰,頑強拼搏,不畏槍林彈雨,一直堅守在營長這個職位上。

      1944年6月,在一次與日寇的遭遇戰中,王汝申身負重傷,經一番緊張搶救才從死亡線上掙扎過來。1945年7月,身體剛得以恢復的他強烈要求上戰場殺日寇,可不久時局發生了轉折性改變: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前往新四軍兼山東軍區部隊報到的王汝申,沒有鬼子殺了。但不久,解放戰爭開始。

      之后的幾年,騎馬揮刀馳騁疆場的王汝申,到底經歷了多少次戰役,他數不清,也記不清。也許,只有遍體的傷痕知曉。王汝申只知道:“怕死不當兵,當兵不怕死!”“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

      后記

      王汝申的兒子王訓才告訴記者:“新中國成立后,父親拒絕了組織上要他出任縣長或區長的安排,主動要求轉業回鄉,并扎根偏遠的里布村,大半輩子不肯挪窩,在鄉村基層一直干到退休,最高職務就是下壩鄉黨總支書記、下壩公社副社長。你知道嗎?父親去瑞金縣政府開會要走10多個小時,天不亮就帶著干糧出發,大部分是崎嶇的山道。”王訓才激動地拿出一沓大小不一的紙給記者看,全是王汝申的黨費收據。1953年2月23日:2400元;1955年4月6日:6角5分……定期按標準繳納黨費,是王汝申雷打不動的規矩。

      “父親是我最敬佩的人。他不僅是個好黨員,也是個好父親。父親去當紅軍時,撇下了新婚妻子。當他1950年回到家中,得知她不僅給他生了個女兒,還在音訊全無的情況下在家苦等,直到1947年,她才在大伯的懇求下改嫁。次年,父親和我媽康玉華結婚后,便一起去大媽家看望她一家,之后兩家人就像親戚一樣走動。”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暗卫攻被肉到失禁各种play
    <noframes id="dbhhj"><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sub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