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dbhhj"><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sub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 論壇

    高速公路長期收費需做好釋疑

    分享到:
    2015年07月28日 14:56:08

    日前,《收費公路管理條例》修訂稿向社會征求意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關于收費期限的調整:政府收費公路中的高速公路實行統借統還,不再規定具體的收費期限,按照用收費償還債務的原則,以該路網實際償債期為準確定收費期限。償債期、經營期結束后實行養護管理收費。這一調整傳遞的信號是,高速公路將長期收費,原本的收費年限的上限或將取消。
           從有關部門公布的數據來看,延長收費無疑是站得住腳的。最現實的考量是,賬面虧損一直在高速路上狂奔:2011到2014年,全國收費公路分別虧損323億元、566億元、661億元和1571億元。從行政倫理上來說,高速公路收費,遵循的是“誰使用、誰買單”的基本邏輯,若由納稅人全體承擔,對于不開車、少開車的群體來說是不公平的。求諸國際經驗,高速公路收費也不稀罕,日本、法國直接收費,美國看似不收費,實則把成本攤到了各類稅收中去,只是收費手段更溫柔而已。
           其實,決策者更應讀懂輿論反饋的民意,要理解公眾對“要個說法”的迫切。公眾對過路貴、收費高的抱怨已不是一天兩天了,然而,直到2014年交通部才公布全國收費公路的收支情況,其中廣東省還鬧出了烏龍——半個月的時間里,從“盈利”變成了“虧損”,即便確實是失誤而非“把戲”,也無疑增加了輿論對數據權威性的猜測。更何況,虧損既然已如此嚴重,卻有媒體曝出高速公路公司暴利已超銀行、地產等行業,現在又提延長收費,輿論有些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平心而論,收費公路的收不抵支未必是假,公眾的直觀感知也是情真意切,其間斷裂的鏈條是信息的公開?;蛟S長期以來忽視信息公開,臨到決策時才突然拋出一個數據,對于公眾來說未免一時消化不良。有時公開的數據粗糙而模糊,缺乏精細化、科學化的整合,各項數據之間缺乏邏輯關聯,就好比成品油消費稅征收了,有多少用于公路養護呢?鏈條斷裂了,真相便模糊了。此外,那些盈利的高速公路公司,其絕緣于虧損的大環境而保持一枝獨秀的訣竅何在?那些虧損的原因構成,有多少是因為投入過多,有多少是經營不善、人員超編、利益輸送、福利過度?這些很具體甚至很煩瑣的信息,恰恰是公眾最關心,卻也一直是共識中的空白。
           引發爭議的,或許不是高速公路延長收費本身,高速公路延長收費增加一些靈活性,也可以提高可持續性,這對于我國高速公路的發展來說是好事。但高速公路的開建與稅費的征收,更應首先在輿論共識上鋪平道路,人們爭議的,是支持延長收費論據的合理性是否充分。因而,這次收費期限的調整,倒不如視為一次對我國公路經營狀況進行檢查與整改的契機。信息透明與公開上,如何更讓人信服;經營理念上,如何更科學與完善;收費機制上,如何既保證稅費的充足又不至于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阻礙。高速公路的收費可以延長,但釋疑公眾的困惑,應該提速加壓了。王子墨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暗卫攻被肉到失禁各种play
    <noframes id="dbhhj"><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

    <sub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 id="dbhhj"></listing></listing></sub>

    <address id="dbhhj"><nobr id="dbhhj"></nobr></address>